风水论文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原创文刊 > 风水论文

格局决定结局

来源:赣南杨公堪舆学院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8:11:21作者:杨派风水  点击:次  

---杨救贫寄情赣南山水的心态与境界

一、国运与命运

人们说起杨救贫呼风唤雨、翻江赶龙,都以为他是神仙。如果翻开《江西通志》、《赣州府志》,再读《中国名人大辞典》,就知道杨救贫原名杨筠松,广东窦州人。唐朝未年职掌琼林御库,金紫光禄大夫(正三品)。僖宗皇帝继位后各地旱涝叠起,山东等地暴发农民起义,朝庭急用中流砥柱,危难之际杨筠松受命当国师,成为皇帝身边的调鼎大臣。

当时朝庭内由宦官田令孜专权弄国,僖宗皇帝又喜好球乐,朝庭内外溢满了腐败之气。有骨气的良将早已被打入冷宫,剩下几个溜须拍马胆小怕死的上朝站班,敷衍塞责。杨筠松如果不是精通天象风水玄机,关键时刻大作用,恐怕也轮不到他在皇帝身边出谋划策。

无奈,唐朝天数将尽,黄巢起义军攻破门潼关,大军直逼长安城,皇帝连夜逃奔西川。杨救贫为救 国宝--《天机素书》,不顾个人生死和家庭的存亡,毅然断发为僧,与仆都监二人携书潜逃。一夜之间,长安城杀声振天、血流成河,皇宫内外火焰冲天,地理秘笈庆幸躲过了这场火劫。杨筠松和仆都监灰头土脸,在战乱中几经辗转,最终到达江西赣南。从此皇家风水秘笈流落到这块红土地上。杨筠松也就隐姓埋名,开始他弃官为民,以堪与术行世的生涯。

他游遍赣南,深入民间,因风水术救贫而闻名。游历几年后,他寻觅到一处安居的宝地--兴国三寮,在那里与弟子结芦成栖。各地风水爱好者慕名而来,追随左右,拜师学道,代代相传,称为“杨公弟子”。此后的宋元明清历朝都征召兴国的风水师为皇家御用堪与师。千百年来,杨救贫成为风水祖师。人们敬仰他、崇拜他,为他立墓碑,塑神像,建祠庙。杨救贫成为神仙的化身,赣南也就成为风水名师的摇蓝。

二、八字决定命运

杨筠松生于公元八四一年农历八月十六日午时。

年 月 日 时 寅宫立命 三岁交运

印 财 主 官 3 13 23 33 43 53 63

辛 丁 癸 戊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

酉 酉 未 午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

初看八字,财官印当头,禄旺财丰仕途峥嵘之格。命主癸字为之北方水,五常主智,其色黑,其味咸,其性聪明良善。癸水逢金秋旺相之地,则其人机关深运,足智多谋,学识过人。

细看八字,中间辟开来看,一个明显的分水岭。前半生仕途通达,后半生却落入空亡。难怪乎,太难来临之际,杨筠松改头换面,断发为僧,扮成空门之相。

生日为癸未,年月逢六甲空亡。年月为父母兄弟姐妹之宫,落入空亡,则可推断杨筠松六亲不全,唯有母亲酉学当令,可保母亲一命相随。传说杨筠松是江西吉水县杨姓人的遗腹子。杨筠松在娘肚里,父亲就早世了。一位做珠宝生意的广东人叫杨粲都,早年丧妻,膝下有两个儿子。热心人知情后介绍,这生意人续弦娶了这苦命的少妇。就这样杨筠松出生后做了老三。因此杨筠松的生命里流转着千里赣江水。《四库全书》称“杨救贫赣州人”也算没错。

回头再看八字。命官为寅,日柱为未,猛虎扑羊,命书里称为“亡神”。难怪乎杨筠松在娘肚里就有流亡之机运。今日避乱,也许是这个“亡神”在作怪吧。幸好癸见酉,叫日解贵星,可以逢凶化吉,柳暗花明。

又看杨筠松八字里一枝文星暗藏,但有三金来克,按常论他读书不用功。但仔细一瞧,这三金落入空亡,克不到文星,反而暗中生水助文星之苗。这文星遇午时长生之位,逢雨露之恩泽,文星更秀。俗话说命好不如运好。少年行文星,必定登科门。可见杨筠松少年得志,有神童才子之称。他十三岁之后,顺风行船,一马平川,节节登科,进士及第,直奔国都长安,天子御前做官。

为什么杨筠松三十三岁交上癸巳运之后再攀新高封国师?今天看来成也巳运,败也巳运。所谓成也巳运,时干为正官,禄在巳位,叫官星带禄,巳运又是驿马,马坐临官必定加官。巳又为天乙贵人,太极贵人,天福贵人,三贵并列生旺得令,岂不加官进爵?那么败在巳运又从何谈起?此乃流年之祸也。八八零年正是庚子太岁。命宫为寅,俗话说太岁吉凶在命宫。寅宫逢子年太岁正合孤辰、驿马、地丧。一片灾星重叠,而且巳运为未日空亡。书云“马落空亡,迁移漂泊”。此值腊月寒冬,己丑月冲癸未命根,大水冲了龙王庙,文星受伤无救,必然丢官失印,满门败落。

也许宦官田令孜早在去年已亥(八七九)年就向皇上进了谗言,欲陷害杨筠松。说什么要杨国师去昆仑山步龙(祭龙作法)方可确保大唐江山社稷于不倒。太岁已亥冲动驿马,杨筠松此年必有远行之机,昆仑山之路咎难推辞,幸亏有命宫寅来邀住太岁,驿马不动了。这一年,在朝庭内外走动算是有惊无险。

三、用心良苦

作为朝庭命官的杨筠松流落到赣南之后,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定位。他早已改头换面,成为一介草民,并溶入赣南百姓之中。他的个人得失早已置之度外,但他的心脉依然与国运同步。一个大国政权的崩溃已经无力挽回,但是造福一方百姓使之得到安乐,应该不成问题--只要一方首领有朝一日采用他。

今天回顾杨公遗迹,就不难发现他的一片良苦用心。择居三寮,为卢光稠改葬父墓,杨仙岭立坛作法,虔州筑城布局。

其手段简单--顺天道,就地利。其日的明确--政权得治,百姓安乐。杨筠松初入赣南,漂泊民间,居无定所。以风水术为个体救贫,只是一般风水师的作为。而要拿出大手笔,就必须找到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。

也许是天意安排他师徒三人踏进了三寮村,得以发现“阴阳河”,凉伞遮荫,子午罗经吸石,等天地造化的所在,能够成为杨筠松风水生涯里程碑意义的支点。他内心非常明白,只要择居此地,天地之灵气与自身交感。短期之内必有重量级人物登门求见。在先生的眼里,重量级人物是他造福一方百姓的道具。

杨筠松与卢光稠两个人物的相识、相信到相恨,谱写了虔州城一曲悲壮的歌。

杨筠松的梦想与卢光稠的野心殊途同归。卢光稠眼里的杨筠松是一个风水大师,可以借力实现他作“天子”的野心;杨筠松眼里的卢光稠相貌非凡,能成大事,可以借力安定一方百姓。

因此,杨筠松的第一个大手笔就是为卢改葬父墓,当时正值六运,葬八都球田江坳塘又名长含里旗形旗尾穴酉山卯向,以先天卦气论,其来龙为申龙,立酉山卯合夫妇正配,正当时令。

葬后,卢攻城掠地连连得手,先据虔州,后南有韶州,北连吉州,独霸南岭一代。

葬卢王母墓,是卢王野心扩张的高潮,作“天子”的幻想,冲昏了头脑,并由此生出毒杨的狠心,却是杨筠松未能所料。

其二,虔州筑城布局。“通天龟形”以十蛇聚龟为格,贯通十县一市之天地山水灵气,衙门内外布局狮子两泉和凤凰池、嘶马池、金鱼三池,留下钳记云:“穿开狮子两条泉,九秀回龙出大官,金鲫鱼池赐金紫,凤凰池上出名贤。”充分显示了杨筠松风水大手笔大格局的操作水平。

其三,八方赶龙,呕心沥血。杨筠松赶龙的传说虽然带有很浓的神话色彩,但是从其遗迹中不难发现真实性的一面。现今赣县城对面的杨仙岭、从山形走势看,飞奔之状。从赣州干龙看,确是一支随身支龙护卫砂。干龙龙头到了田螺岭,护卫砂还在半途中,聚的格局尚不完整。因此杨筠松在杨仙岭山顶上设坛作法,欲尽龙力以助虔州。赣县阳埠乡黄沙村安乐坪的狮子回头不愿到储潭守水口的传说,也是杨公赶龙的写照,上犹县油石嶂传说是牛形,到了上犹拉破鼻子也不肯再走。赣县江口的蛙形回头朝兴国,背向赣州等等,从风水角度看都表明虔州“坐天子”的地理条件欠缺。

三国的孔明,明知“三分天下”,也要“六出祈山,九伐中原”追求统一的大业直至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杨筠松当年的心怀也许与孔明相似。山水地貌已经生成,作法赶龙,心态执着,可想而知,境界之高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在赣南这样一个格局,一位风水大师用他的心血和心怀证明了他的境界与神仙齐名--虽然他的结局悲壮,但是他的“救贫精神”与日月同辉,永放光芒